六合

贾平凹

贾平凹

贾平凹,当代作家,原名贾平娃。陕西丹凤人。1952年2月21日出生。现为专业作家。1975年西北大学中文系毕业后任陕西人出版社文艺编辑、《长安》文学月刊编辑。1982年后从事专业创作。任中国作家协理事、作协陕西分会副主席等职。贾平凹小说描写新时期西北农村,特别是改革开放后的变革,视野开,具有丰富的当代中国社会文化心理内蕴,富于地域风土特色,格调清新隽永,明自然。贾平凹喜吃杂粮野菜,不动膏粱腥荤。平生无什么特别嗜好,唯独喜爱每日转动笔杆子,硬使当今文坛浪飞潮涌,无日安宁始心足。国外人士均誉他为中国大陆文坛的“独行侠”。

贾平凹 - 职业生涯

成长经历

1952年出生,陕西省商洛市丹凤县人,现居住陕西省西安市。

1974年开始发表作品。

写作生涯

1975年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毕业后从事过几年文学编辑工作,任陕西人民出版社文艺编辑、《长安》文学月刊编辑,新时期伊始,文学界普遍还在“救救孩子”的呼喊中抚摸伤痛、控诉罪恶时,贾平凹却以一个山地青年天真的眼睛发现了爱和美。他的《满月儿》、《果林里》宛如林中月下吹奏着一支清新动人的柳笛,因而引起评论界的注意。

1982年后就职西安市文联,专职作家,从事专业创作。任全国政协委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主席,西安市人大代表。

继《山地笔记》之后,贾平凹的一些探索性作品如《鬼城》、《二月杏》等在1982-1983年引起争鸣,1984年关注改革的商州系列又引起评论界的积极反响。

贾平凹

1985年是贾平凹创作颇丰的一年。同时,思想解放与改革开放的良好环境也使文艺研究的观念热、方法热渐成高潮。西方文艺思潮的大量输入与引鉴,各种自然学科、人文学科的交叉与整合,都促进了研究理论方法的更新、主体思维空间的开阔。

1990年代,贾平凹的小说创作开始从对社会政治、历史文化层面的关注转入生命本体层面的思考与探求。

1992年创刊《美文》。

1993年《废都》创作完成之后,倔强的贾平凹并未消沉下去。《白夜》、《土门》、《高老庄》、《怀念狼》是他在生活的泥淖中开绽出来的又一朵朵灿烂的莲花。

2003年,先后担任西安建筑科技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文学院院长。

2005年,获得鲁迅文学奖。

2011年凭借《古炉》,获得施耐庵文学奖。

2012年,获得朱自清散文奖 。

2013年中德作家论坛开启首日,贾平凹分享了他的故事。贾平凹说,磁铁只对螺丝帽、铁钉起作用,不对石头、木块起作用,文学也同样。“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读者,越考虑,书越卖不动。”

2015年1月8日,“2014年度新浪中国好书榜·年度十大好书”在北京揭晓,贾平凹创作的长篇小说《老生》拔得头筹。

2016年4月14日下午,贾平凹最新长篇小说《极花》新书发布会在北京召开。

2016年12月2日,在中国作协第九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投票选举中,贾平凹当选中国作协副主席。

2017年3月,当选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委员。

贾平凹 - 艺术风格

贾平凹的散文以率直、坦城、不故做高论、不拿架子的风格而打动人心,著有《月迹》、《商州散记》等散文集。他散文的内容极为宽泛,社会人生的独特体察、个人内心的情绪变化、偶然感悟的哲理等等皆可入文。

除游记外,贾平凹的大部分散文都闪烁着哲理的火花。这种哲理多出自作家生活的体验和感悟,而非前人言论的重复,哲理的诠释过程也就是文章的重心,极富情致和个性,代表作有《丑石》、《一棵小桃树》、《文竹》等。这些作品在简短的篇幅中,既没有玄奥的言词,也没有空洞的说教,只是以一个经历者的身份讲述一个个富有哲理的故事。娓娓动听,从容不迫,决不自以为是,不炫耀、不张扬。

贾平凹的艺术感觉细致灵敏,他常用轻淡的笔墨,再现现实生活里人们习以为常的又经常忽视的景象,但却能引人入胜。在他的《静》、《静虚村记》、《夜游龙潭记》等篇中,可以清楚地发现这一艺术特质。
 
贾平凹的散文内容浩瀚,五彩缤纷,从抒写的内容和笔调去看,可以归成五类:第一类是情绪小品,以抒写某种特定的情绪为主,如《大洼地一夜》就是代表;第二类是场景小品,以写各类场景为主,如《静虚村记》、《黄土高原》等;第三类是人物小品,粗线条勾画人物为主,如《摸鱼捉鳖的人》、《在米脂》等;第四类是随笔,综论人生,针砭世情,如《人病》、《牌玩》等;最后一类是风物小品,描摹风俗,记述玩物,如《陕西小吃小识录》、《玩物铭》等。

贾平凹于传统的散文写作中,取了个大突破─凡对社会、人生的独特体察、个人内心情绪(爱与恨),或偶尔感悟到的某些哲理等,都呈现文中。那份坦诚、不摆架子、不高调等性格,亦是他赢得读者的方法之一。在他文中,不难发现贾平凹的赤子之心,于现今复杂的社会里的确难寻。而且,贾平凹对美感的追求,于字里行间清晰易见。他不单只在乎自我领略,亦愿把这审美路径向读者介绍及实践。

贾平凹 - 代表作品

贾平凹在他最新的长篇小说《高老庄》后记里,夫子自道地说:我是失却了一部分我最初的读者,他们的离去令我难过而又高兴。”这是实话,也是明摆着的事实;老贾又说,“我得改造我的读者,征服他们而吸引他们。”这也许仍将是事实,然对于我而言,我却更愿相信:强弩之末的贾平凹已无法通过征服来吸引我了,虽然我仍将是他的读者。但这在某种程度上其实是在看一位曾被认为是最具有天赋、最有特色的大作家如何一步步地走火入魔——这也许是一桩如同英雄末路、美人迟暮般的残忍快事。

“子路决定了回高老庄,高老庄北五里的稷甲岭发生了崖崩”。将一个人的主观意识和一次自然界的突变整合到一起,这便是《高老庄》开篇第一句,读起来还真有点横空出世的感觉,很容易让人想起马尔克斯和博尔赫斯什么的。高老庄这个古怪的村庄是省城大学教授高子路的故乡,他此次携再婚之妻西夏回故乡的目的是为父亲做三周年的祭奠。在高老庄,他们将与子路那个离婚未离家的前妻菊娃、地板厂厂长王文龙、残疾却有异赋的儿子石头,以及子路小时的同学蔡老黑、苏红和无数令西夏遐想的碑文相遇。生老病死,吃喝拉撒、神神鬼鬼、饮食男女,最后归结为一场变迁时代里的乡村混战。看上去倒也煞是热闹,但前松后紧的结构,游离不明的暗示与隐喻,人物性格上的矫揉造作,过分纠缠于一些下作举动的津津乐道,都使得这些热闹在很大程度上只让人感到了沉闷和压抑。

作为象征意义上的高老庄,是子路生长于斯的故乡,那里的人据说都是最纯正的汉人,却长得十分矮小粗鄙,一代不如一代。因而子路为了“更换人种”,为了一种迥然的生活,早年有幸离开了高老庄,并成为堂堂大学教授;但当他多年后再次回到这一偏远的小镇时,旧的文化、旧的环境和旧的人群却使他一下子又倒退到了从前,恢复了种种毛病,如保守、自私、下作、窝里斗、虚等等。从这一层面上讲,老高庄就像一面镜子,照出了“旧的文化的衰败的人种和退化”(贾平凹语)。这样的立意自然有着与作者水平相当的深刻反思意识。然而反映到小说的具体撰写中,我们却更多地看到了混沌、絮乱、矫情和牵强附会。比如小说中曾多次出现的飞碟、神秘的白云湫、未卜先知的残疾儿石头、一块据说是死者馈赠的发卡,作者显然想赋予他们和它们某种象征和寓言,但缠七杂八的琐事描述和牵强的象征本身都是如此力不从心,犹如一个竭力想加快速度却不慎走火入魔的练功者,他的胡言乱语不但让我们领悟不到真正的练功心法,反而会导致我们和他一起走火入魔。(同时,这些魔幻主义色彩的物什,很容易让我们想起了《废都》中那头哲学家般的画蛇添足的牛——败笔是也!) 而小说结尾处,当城里人西夏毅然要留在高老庄,而乡下人子路只得独自回城时,我只读出了两个苍蝇般的文字:矫情!

无可否认,贾平凹一直是当代中国文学的一个异数。《高老庄》的语言依然让人读起来有行云流水之势,保持了他惯有风格。但令人伤怀者仍是平凹在《后记》和他与孙见喜的谈话中多次表示,“我的努力是要走出这人工的编排,即使是聪明绝顶的作家,他笔下的故事无论多么美妙,也不及上天安排的真实人间那么大和谐大有序,这是历史的大壮大美。我总想偷偷接近这个境界。”追求自然是对的,可就《高老庄》来看,贾平凹依然徘徊于《废都》、《白夜》和《土门》等作品的阴影中,他还远没有跳出走火入魔的太虚幻境 ,用孙见喜和他开玩笑的一句陕西话来说,那是“前头死顽缠,后边鬼吹火。”

贾平凹 - 主要作品

长篇小说


《商州》

《浮躁》

《妊娠》

《废都》

《白夜》

《土门》

《高老庄》

《州河》

《怀念狼》

《秦腔》

中短篇小说集

《兵娃》

《姐妹本纪》

《早晨的歌》

《山地笔记》

《野火集》

《腊月·正月》

《小月前本》

《新时期文学名著丛书 贾平凹卷》

《天狗》

《故里》

《商州散记》

《晚唱》

《贾平凹获奖中篇小说集》

《贾平凹自选集》

散文集

《月迹》

《爱的踪迹》

《心迹》

《贾平凹散文自选集》

《坐佛》

《朋友》

其他

自传体长篇《我是农民》

诗集《空白》,《平凹文论集》

贾平凹 - 获奖作品一览

1978  短篇小说《满月儿》 首届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

1979  文论《满月儿之外》 《十月》首届文学奖;

1980  短篇集《早晨的歌》 陕西省第一届优秀图书奖;

1982  短篇小说《山镇夜店》  第一届「雨花奖」;

1983  短篇小说《清官》 「南苑」佳作奖 ;散文《月迹》 《散文月刊》优秀作品奖;

1984  中篇小说《腊月.正月》  第三届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

1984年陕西省文艺「开拓奖」; 中篇小说《商州初录》 首届钟山文学奖; 散文《流逝的岁月》 《青年一代》佳作奖; 散文《宿州故涉台龙拓树记》《羊城晚报》1984年优秀作品奖; 散文《廷川印象》1984年《延安报》佳作奖;

1985  中篇小说《鸡窝洼的人家》  西安首届「冲浪」文学奖; 中篇小说《腊月.正月》 北京市建国三十五周年文艺作品徵集评奖;

1986  文论《谈观察》 1985年《文学时代》奖; 关中曲子《车闸》 1986年全国曲艺创作奖; 散文《商州又录》 《羊城晚报》1986年优秀作品奖; 中篇小说《黑氏》 1985年度「读者最喜爱的作品」

1987  中篇小说《天狗》《中篇小说选刊》优秀作品奖; 中篇小说《古堡》 1986年西安文学奖; 散文《走三边》 《散文选刊》首届优秀作品奖;

1988  长篇小说《浮躁》 第八届美孚飞马文学奖铜奖、西安文学奖; 散文《弈人》 广东《随笔》1987年佳作奖; 中篇小说《故里》第三届《十月》文学奖; 小说《动乱》 美国无比柏伽索斯奖;

1989  散文集《爱的踪迹》 首届全国优秀散文(集)奖; 散文《门》 「燕舞」散文徵文奖; 散文《人病》 《文汇报》优秀作品奖 ; 散文《我这样读体育报》 「红光杯」第三届体育文学奖;

1990  小说《王满堂》  《小说月报》优秀作品奖 ;

1991  散文《佛事》  「金陵明月杯」「华人徵文」赛奖;长篇小说《废都》;

1992  散文《谈〈读者文摘〉》  《读者文摘》徵文奖 ;

1997  长篇小说《废都》获法国女评委外国文学奖;   

2006年4月  获得华语文学传媒盛典第四届年度杰出作家;

2008年 长篇小说《秦腔》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  

贾平凹 - 奇闻轶事

轶事一
在新作《高兴》里,贾平凹大爆儿时好友刘高兴的隐私。刘高兴也不是省油的灯,“反戈一击”,向媒体大揭贾平凹的糗事,说贾平凹读书时成绩平平,绰号“一撮毛”。

刘高兴说,他比贾平凹大一岁,两人一直玩到初中毕业。贾平凹小时候头发比现在长很多,脑门上有一缕头发特别长,每次写东西时那缕头发就会垂下来。这时,贾平凹就会很酷地一甩头,将头发甩上去,“我觉得他是在耍帅,所以就给他取了个绰号‘一撮毛’。”

刘还继续揭贾平凹隐私,说贾平凹偏科很厉害,除了作文好之外,其他都很平平,尤其是数学不敢恭维!”虽然两人互爆了对方不少糗事,但刘称两人仍然是很要好的朋友。

轶事二
1979年11月,在忐忑不安的焦急期待中,贾平凹迎来了自己幸福爱情的结晶———女儿。他小心翼翼几乎不敢抱她,怕自己碰疼了她;而抱她在怀里的那一刻,他又不舍得放下。他感觉到甜蜜、陶醉,继而涌起初为人父的无限的自豪……他给女儿起名字叫浅浅———他希望女儿能像那浅浅的溪水般,永远清纯,明朗,欢快,向前。

1.女儿出生后,每一个节假日,他就一趟一趟从西安坐汽车赶回家,守着女儿。隆冬季节,小屋冷得像冰窖,他赶回家就烧炉子,做饭,抱孩子,喂奶,洗尿布……到晚上,还要在炉子上烘烤尿布。他忙碌着,也体验着生命创造与成长的快乐,这些也激发了他巨大的创作热情,于是不管白天黑夜,只要孩子安静了,他就趴在那张小小的单桌上,不停地写啊写,但只要孩子一哭,他就立刻停下来,去忙碌。

一次,孩子一连三个晚上无缘无故地哭闹,不睡觉,只要抱,去医院检查,医生量体温、听心脏、看舌苔,不是感冒,不是积食,医生说:“都好好的啊,看来是睡觉颠倒了,回去慢慢儿矫正吧!”于是,年轻的父亲和母亲就又把孩子抱回家。孩子哭起来,蝉鸣一般没完没了,妈妈抱着她坐在被窝里摇,“噢,噢———”地哼遍了她所能哼的全部儿歌。她哼得枯了,要父亲作新词儿,父亲立刻像得到指令一般,趴到那小圆桌上一阵忙碌。接着,妈妈便照着稿子低哼:

“噢———噢,牛娃儿不吃草、草,狗娃娃儿也不叫、叫,浅浅儿睡着了、了———”不及吟完,浅浅又蝎蜇一般弹跳着大哭起来,蹬脚甩胳膊。妈妈生了气,将孩子“咚”地丢到被子上,拖着哭腔说不管了。做父亲的赶紧捡起来,左晃右摇,扭秧歌一般在地上蹦。许是孩子感觉到了运动的舒适,哭声不那么响亮了,只发出沉沉的刮风一般的呜呜声。平凹也随着这哭声呜呜着,一时间,小屋的箱子、柜子、桌凳等也振动了,妈妈也不由得破涕为笑了。

到后来,孩子的“颠倒觉”矫正过来了,当父亲的眼圈却黑了。

2.孩子一天天长大,后来,随父母亲在西安生活。贾平凹经常忙于写作,加之他外事活动也很多,作息时间又跟女儿有很大的不同,于是在很多方面都管不上孩子。但在大的方面,他以自己父亲“做人要宽容、要善良、要谦虚、要好好干事”的家训为原则,主张“无为而治”,他不对孩子提任何要求,希望孩子在大原则下凭借自己的心性好好发展独立的个性。

不过,作为父亲,面对爱女浅浅的任性和淘气,他偶尔也会行使父亲的职责,“具体”管理一下,不过方法与效果,倒成为了文坛上的一段笑谈———

一次,好友方英文住宿贾家,在小浅浅的枕头边发现了一个揉得皱巴巴的纸团,展开一看,原来是贾平凹写给女儿的“教女书”,心中大喜,想,这可是一件难得的藏品,读了之后,却触目惊心———

我警告你:

(1).我不知向你提出几次说书桌要收拾,你总是不听!

(2).家里的笔全让你弄坏 !这种不爱惜笔墨纸书的行为我们这个家不允许!

(3).从小养成不清洁的习惯是可怕的!

(4)你要乱,我帮你弄得更乱,你看着舒服不舒服!

(5)今天床也不给你叠。

(6)12岁的孩子,太不像话。

(7)不知钱来之不易。不知养成爱整齐的习惯,就不会静下心来,不静下心,学习就入不进去,你一定要改一改了!

——父字

虽说贾平凹是一个驰名中外的大作家,于方格纸上阐发古今幽情,评说世道人心,几乎到随心所欲、无所不能的地步,但在一个12 岁的小孩子面前,却显得如此束手无策。这哪是“ 教女书” ,这分明是治安管理条例嘛! 效果如何呢? 女儿将他的“手谕”揉成一团,不屑一顾。正像方英文先生事后评说的那样:“与其说平凹在管教孩子,不如说是一个大孩子对一个小孩子施行报复的恶作剧。”

3.虽然作为一个父亲,贾平凹感觉到自己没有尽到最大、最好的责任,但女儿还是“健康、漂亮、有知识”地成长了起来,又即将幸福地踏入婚姻的殿堂。作为父亲,他感受到了莫大的欣慰,喜悦之余,更多的是对孩子未来的思考、牵挂、期盼与祝福。他将自己深沉复杂的情感思绪用语言文字,在女儿婚礼上表述了出来:

我27岁有了女儿,多少个艰辛和忙乱的日子里,总盼望着孩子长大,她就是长不大,但突然间她长大了,有了漂亮,有了健康,有了知识,今天又做了幸福的新娘!我的前半生,写下了百十余部作品,而让我最温暖的也最牵肠挂肚和最有压力的作品就是贾浅浅,她诞生于爱,成长于爱中,是我的淘气,是我的贴心小棉袄,也是我的朋友。我没有男孩,一直把她当男孩看,贾氏家族也一直把她当做希望之花。我是从困苦境域里一步步走过来的,我发誓不让我的孩子像我过去那样贫穷和坎坷,但要在 “ 长安居大不易” ,我要求她自强不息,又必须善良、宽容,二十多年里,我或许对她粗暴呵斥,或许对她无为而治,贾浅浅无疑是做到了这一点。当年我的父亲为我而欣慰过,今天,贾浅浅也让我有了做父亲的欣慰。因此,我祝福我的孩子,也感谢我的孩子……在这庄严而热烈的婚礼上,作为父母,我们向两个孩子说三句话。第一句,是一副老对联: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耕田。做对国家有用的人,做对家庭有责任的人。好读书能受用一生,认真工作就一辈子有饭吃。第二句话,仍是一句老话: “浴不必江海,要之去垢;马不必骐骥,要之善走。”做普通人,干正经事,可以爱小零钱,但必须有大胸怀。第三句话,还是老话:“ 心系一处。”在往后的岁月里,要创造、培养、磨合、建设、维护、完善你们自己的婚姻。  今天,我万分感激着爱神的来临,她在天空星界,在江河大地,也在这大厅里,我祈求着她永远地关照着两个孩子!我也万分感激着从四面八方赶来参加婚礼的各行各业的亲戚朋友,在十几年、几十年的岁月中,你们曾经关注、支持、帮助过我的写作、身体和生活,你们是我最尊重和铭记的人,我也希望你们在以后的岁月里关照、爱护、提携两个孩子,我拜托大家,向大家鞠躬!

深深的一个躬鞠了下去,再扬起脸时就有了盈眶的泪水,所有的人都长时间地鼓掌,为他精彩的演讲,为一个爱着、幸福着、牵挂着、祝福着的父亲……

贾平凹 - 人物评价

格非(著名作家)
我从贾平凹的作品中看出了他那种令人感动的骄傲和谦卑,这种骄傲和谦卑非常有机地融合在一起。从而能看出他的独立性、我行我素,他的智慧和洞察力。他非常难得地一直将自己放在一个谦卑者的地位,这个地位能使他看到更多的真实。所以我觉得他能获得这个荣誉,确实是非常好的一件事。

伍方斐(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中文系教授)
贾平凹获这个荣誉是当之无愧的。相对来说,我觉得官方对于贾平凹的认同是没有那么高的,他的作品也存在争议。但能在这个奖中获得肯定,充分说明了这个奖项的民间性和多元性。

贾平凹一直以来被定义为是一个乡土作家,今天他在获奖辞中多次提到沈从文,我觉得他和沈从文有很多相似之处,而且是有意地在继承沈从文的传统。那就是,在精神上是一个自由的、独立的知识分子,而且对底层保持长久的关注。这是他们的相通之处。至于《秦腔》,它把具有秦地文化的,带有众声喧哗色彩的某种东西传达出来了,也是一部有分量的作品。

李凤亮 (暨南大学中文系副教授)
我觉得贾平凹获得这个荣誉是实至名归。正如授奖辞里所说,他的成就,或者他的写作状态,表征着中国当代写作的一个持续的状态。实际上我觉得“杰出作家”这个荣誉,不仅是表彰他的《秦腔》这部小说,而是对他九十年代以来持续写作的一个整体评价。

贾平凹 - 2010中国作家富豪榜

2010年11月15日,《2010年度中国作家富豪榜》出炉,贾平凹以160万元的年版税收入排名第二十五。

TAGS: 中国作家 中国小说家 中国文学家 中国著名作家 作家 各国作家 小说家 文化人物 文学家校友 文学领域人物 时代人物 著名作家 陕西人
名人图文
  • 黄士诚
    黄士诚,男,汉族,生于1981年8月(公历),原名黄胜荣,英文昵称Enson;2005年毕业于西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当代中国批判写实派领军人物、人道主义作
  • 郏宗培
    郏宗培于1950年生于浙江鄞县,1968年赴崇明农场务农6年后,调入上海文艺出版社工作,现任上海文艺出版社总编辑、编审。
  • 贾科莫·卡萨诺瓦
    贾科莫·卡萨诺瓦是位极富传奇色彩的“一直追求女色的风流才子”,18世纪享誉欧洲的大情圣,同时他也是共济会的成员。他的泡妞故事在欧洲广为流传,众
  • 胡建伟
    胡建伟 (1956 ~)浙江杭州人。大学本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 荆歌
    荆歌,1960年春生于古城苏州。1976年荆歌高中毕业后,到照相馆工作。1978年入苏州师专学习。1980年2月至1988年4月在吴江多所中学任教。1988年4月调至
  • 蒋峰
    蒋峰,男。1983年6月出生于吉林省长春市。2002年因《比喻,鹅卵石,教育及才华横溢》获第四届新概念作文比赛一等奖。2002年9月考入中国防卫科技学院,
名人推荐
document.write("